你知道,我不想喝你的汤!
本文摘要:我是一个鬼魂徘徊在这最后,不活,不死,不老,不死。 在这个地区,一切都是黑白的。花是,水是,云是,天是,连风都是黑白的,寂静的,无边无际。 我祈求你,不要那么残忍,离开我的眼睛,不要让这无情的黑白剥夺我灵魂最后的色彩,我是那么谦卑的祈祷,我
我是一个鬼魂徘徊在这最后,不活,不死,不老,不死。
 
在这个地区,一切都是黑白的。花是,水是,云是,天是,连风都是黑白的,寂静的,无边无际。
 
我祈求你,不要那么残忍,离开我的眼睛,不要让这无情的黑白剥夺我灵魂最后的色彩,我是那么谦卑的祈祷,我不要我的眼睛只有黑白。你在面纱下承诺,作为交换,我不再卷入红尘,只能回到一张脸上,直到草和树枯萎,直到绿叶枯黄,直到潺潺的流水不再无味,直到风在无情的黑白中,再次醒来。
 
 
但无尽的时间是静止的,不动的,连风也逃不开这寂静的黑白,我怎么能打破这种局面,就像千年之后,我在这里孤独地寻找。
 
但我并不后悔,虽然这一边是苦黑白的,但它却无法渲染到桥的尽头,你的脚踝下,所以我很满意。
 
有你,除了黑白,还有一个明暗的夜晚,淡淡的泥土芬芳,这是一种只见花开,不见叶子,你无名的“彼岸”。
 
花儿和树叶在看不见的地方生长,彼此思念,永远思念。一路上,路的尽头有一条河,河上有一座桥,桥上有一个露台,平台旁有一座亭子,在我的心里寻找你的身影,你优雅地戴着面纱,穿着缀满凤凰柞花的轻纱,给每一个过往的汤,清甜、苦涩。涩味,淡雅无味,浑浊,有透明性和上乘性。这汤味道很好。我看着它。很苦。
 
看着来来往往的灵魂,路过三生时,和张显的《三生时今生所知,三生时在上面留下了一个姓氏,不知道下辈子谁会喝汤忘了三生时》。
 
我以为我很幸运。至少,我记得你的样子,你的生活,你在这里的样子。
 
每一缕鬼魂都会收到你的汤,你的眼睛总是盯着我,我总是微笑,转身说,“你知道,我不想喝你的汤。”
 

本文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