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处于睡着的国王
本文摘要:从前,当赫鲁纳拉德掌权时,有一个商人的儿子,埃波哈桑。老商人死后,万贯家族的财产被遗留下来。埃波哈桑把父亲的钱分成两部分:一部分秘密保管,另一部分自由支配。他花钱如粪土,花了很多钱和一群花花公子在一起,吃,喝,玩,过着流浪的生活,最后一天
从前,当赫鲁纳·拉德掌权时,有一个商人的儿子,埃波·哈桑。老商人死后,万贯家族的财产被遗留下来。埃波·哈桑把父亲的钱分成两部分:一部分秘密保管,另一部分自由支配。他花钱如粪土,花了很多钱和一群花花公子在一起,吃,喝,玩,过着流浪的生活,最后一天一天地把钱花掉。他两手空空地去找经常在一起玩的朋友,告诉他们他很穷,没有钱花,但没有人注意他。他们不屑看他,也不在乎他。
 
哈桑很难过,回家向母亲抱怨这个寒冷的世界。
 
“哈桑!”他母亲说:“现在,就像这样。当你有钱时,每个人都会奉承你并接近你。当你运气不好的时候,他们会以飞行的速度抛弃你!______正如他母亲所说,她情不自禁地担心他的日子。他自己叹息着,悲伤地抽泣着,唱着:
 
“我的钱少了,亲戚朋友也离我远了。
 
当我的钱很长的时候,每个人都会靠近我。
 
朋友,亲戚,给我钱;
 
一旦钱用完了,我就一个人呆着。”
 
哈桑吸取了这一教训,放弃了忧虑,站了起来。他又挖出一块埋在地下的钱,开始努力工作。他摆脱了醉酒交友的方式,过着平静的生活,从此只和陌生人打交道。因为他深刻的教训,他发誓,即使在与陌生人打交道时,他也只能在一夜之间聚在一起,第二天走自己的路,再也不能走了。
 
在下定决心之后,哈桑每天晚上都会在桥上呆一会儿,看着来往的行人。如果他遇到陌生人,他会非常热情地邀请他们到他的家里,摆一张桌子招待他们,陪他们喝酒,一起过夜。一大早,他总是礼貌地送走客人,但之后,即使双方见面,他也没有打招呼,也没有交流过。所以他一年来每天招待陌生人。
 
一天,哈桑像往常一样坐在桥上,看着路人,准备邀请陌生人到他家来。就在这时,赫鲁纳·拉德国王和他的俘虏马斯隆穿着便衣走过了桥。当哈桑看到他们是陌生人时,他向他们打招呼说:“你想去寒冷的房子吃顿便饭,喝点清淡的饮料吗?冷库里有新鲜的包子、肥肉和好酒。
 
伟大的国王谢绝了。
 
哈桑接着认真地说:“为了真主的利益,你们两位先生一定不要客气,请到冷库来吧。如果你今晚能成为我的客人,我会很高兴的。别让我失望。他是如此的诚恳和热情,以至于国王最终同意参观他的家。他非常高兴和鼓励,陪着国王回家时,他笑了笑,还说了几句话。
 
在家里,国王命令马斯伦坐在门前等他。他和哈桑一起到客厅坐下。主人端上酒,陪着客人尽情享受。主人和客人都吃得很饱。哈桑斟了一杯酒来奉承客人。他们边喝酒边聊天。国王对主人的慷慨大度感到惊讶,并问道:
 
“年轻人,你是谁?告诉我,我会报答你的。”
 
“先生,如果我们想消失,为什么我们需要恢复?分手后我们很难再聚在一起。”
 
“你知道,先生,我的情况使我如此。这是有原因的。”
 
“为什么?”
 
它就像一条尾巴。我会向你解释这个恶棍和厨师关于尾巴的故事。”
 
从前有一个无赖,又穷又懒,什么也没有。贫穷使他终日饥寒交迫,无助沮丧。一天,他睡着了,直到太阳照在他的屁股上。他的肚子太饿了,心脏因暴食而慌乱。因为他手里没有钱,肚子也填不饱,只好在街上漫无目的地闲逛。穿过餐厅的门,他看到锅里冒着热气和香味,房间很干净,厨师站在锅边洗杯子和盘子,整理桌子和餐具,于是他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他庄重地向厨师打招呼,说:
 
“给我五十美分的肉和五十美分的米饭。”
 
厨师称好肉的重量,准备好食物,把它放在坏蛋面前。这个恶棍毫无顾忌地吃喝,一会儿把所有的食物都吃得干干净净,一无所有。
 
当他吃饱的时候,他感到尴尬和尴尬。他是怎么付餐费的?他摇了摇头,向东和向西看,仔细地看了看旅馆里的各种物品,最后发现一个落在地上的炉子。出于好奇,他伸手去拿炉子,在炉子下面发现了一条血淋淋的马尾巴。于是他发现厨师把马肉和牛肉混在一起。
 
抓起厨师的把手,他那颗悬垂的心立刻倒下了,他高兴极了。于是他洗手,点了点头,径直走出了餐馆。厨子看见自己不付免费食物的钱,就轻松地把脚伸出来走了,大声说:
 
“住手,你这个混蛋!”
 
这个恶棍立刻停下来,瞪着厨师说:“你敢这样叫我吗?鬼魂!“
 
厨师怒气冲冲地走出餐厅说:“啊!请再说一遍?如果你不付免费食物的钱,你想装腔作势吗?
 
“你这个混蛋,你胡说八道!”
 
厨师抓住歹徒的衣领,喊道:“你们穆斯林兄弟!让我们做个评论。我来开门。这个不幸的家伙是来免费吃饭的。人们来到这里看到了兴奋。每个人都包围着厨师和流氓。每个人都指责这个流氓说:
 
“你为什么不付餐费呢?尽快把钱付给别人。”
 
“我已经付了一美元。”
 
“如果你付了半个便士,以真主阿拉的名义发誓,我今天所有的收入都是不公平的。兄弟!他真想吃我的免费食物,他想不付一分钱就离开。”
 
“我当然给了你一块钱。”坏蛋说,并开始对厨师发誓。他们吵架了。他打了厨师一拳,他们互相打架,滚成一团。人们忙于说服和调解他们之间的关系。有些人在劝说:
 
“我们怎么能战斗?让我们把原因讲清楚。
 
“好吧!“以真主的名义发誓,”恶棍说,“当然,扎马尾辫是有原因的。”
 
坡·哈桑讲述了这个恶棍和厨师的故事,然后对哈里发国王说:“我自己的处境,兄弟!就像我告诉你的故事一样,有一些原因很难说清楚。
 
国王笑着说:“以真主的名义发誓,这个故事很精彩,但是请告诉我你的故事和所谓的原因。”
 
“好吧,我会告诉你的,客人!我叫埃波·哈桑。当我父亲去世时,他留给我一大笔财产。我把钱分成两部分,一部分用来藏起来,另一部分用来日常开支。我吃喝太多,花钱太多。我经常和一群年轻人和孩子打交道。不管我是谁,我都会去接近他,和他一起花很多钱。结果,我那份钱很快就花光了。当我空手而归的时候,我又去找我的老朋友,但他们都不肯帮我,甚至还把他们的汤剩菜给了我。我真的很难过。当我回家向母亲抱怨时,她安慰我说:“朋友就是这样的。当你富有的时候,他们来奉承你,花钱吃你;当你没有钱的时候,他们会背弃你,疏远你。如果只有一个快乐的人在一起,哪里会有痛苦呢?
 
这一课太深刻了,我改变了主意,成了一个新人。我把隐藏的钱拿出来仔细地花了。以后,我只和人呆一个晚上,第二天我就离开他们,永远不和他们交流。所以我早些时候对你说,“如果你想消失,为什么你需要恢复?”因为那天晚上过后,我们再也不能聚在一起了。”
 
哈利国王听了哈桑的话,笑着说:“以真主阿拉的名义发誓,兄弟!我听了你的故事,觉得你应该被原谅。按照真主的意愿,我必须永远和你联系在一起。”
 
“朋友们!我没说过,为什么我要从失踪中恢复过来?我不想再做朋友了。”
 
哈桑和大王正在说话,仆人带来了丰盛的食物。有烤鹅肉和各种美味的菜肴。哈桑用刀切肉,款待客人,客人咀嚼得很开心。晚饭后,仆人送壶和香皂角给客人洗手,然后为客人点上三盏灯和三支蜡烛,展示香酒。哈桑把第一杯倒在两个人面前,对王说:
 
“朋友们,别客气。我们不必拘束。好好喝一杯!现在我是你的仆人。主人和仆人喝醉了没关系。他们喝了一杯之后,第二杯就满了。
 
国王对哈桑的话和慷慨感到惊讶,他想:“为了真主的利益,他的慷慨和仁慈应该得到回报。”
 
哈桑把第二杯酒递给客人,唱着:
 
“我们流下了眼泪;
 
欢迎你。
 
用你的身体做靠垫。
 
请踩我的额头。
 
为了感谢主人,哈里发国王拿起酒杯,把它喝光了。然后他把它交给了主人。哈桑把它拿过来,倒了一杯,把它全喝了。然后他给客人倒了第三杯酒,唱着:
 
“你的存在,
 
这是我的荣幸。
 
我承认:
 
如果不是你在场的话,
 
谁能带来这样的荣耀?
 
你是唯一的信使。”
 
“这没什么问题。但如果我掌权,我会发泄我的怨恨。”
 
“以真主的名义,兄弟,告诉我你怎么了。”
 
“我希望真主给我一个报复的机会,因为我招待客人时,隔壁的四个老人总是给我带来麻烦。他们不仅说粗话,还经常威胁我去哈里发起诉我。他们一次又一次地侮辱我。如果我有机会执政一天,我会在所有人面前和巴格达公开宣布他们的罪行,即制造麻烦和破坏他人的幸福。这是我唯一的愿望。”
 
真主会让你长久以来的愿望成真。来吧,天亮再喝两杯,然后我就说再见,明晚再麻烦你。”
 
“这不是我想要的!”
 
哈利法王亲手倒了一杯酒,把麻醉剂偷偷地放进杯子里,递给哈桑,说:“兄弟,我要用我的生命发誓,我必须回到你的酒杯里去喝。”
 
“谢谢你的尊敬!我要喝这杯你用生命发誓的酒。”
 
哈桑说,拿起杯子,把它全喝了,然后像个死人一样,迷上了地。王急忙到门前,对玛施伦说:“你去把那年轻的主人抬出去,他出来的时候把门藏起来,然后带他进宫里迎接我。”
 
国王完成了命令,匆匆返回宫殿。
 
在国王的命令下,马什兰带着哈桑出去,把门藏起来,跟着国王回到宫殿。
 
哈桑和诺亚·博瓦在哈里发的庇护下过着幸福而舒适的生活,但随着他们长大,他们的钱逐渐耗尽,他们的生活因追求舒适而陷入困境。一天,哈桑开始想,他给妻子打电话:
 
“诺亚·布瓦!听我说!“
 
“啊!怎么了?”诺汉回答说。
 
“我有个主意。我会试着欺骗哈里发。你会试图欺骗女王的。也许我们可以把它们骗成两百个金币和两条丝绸来享受。
 
“我同意,但你说什么样的欺骗?”
 
“我们可以假装死来欺骗他们。所以让我先假装死了。现在我直着躺下。你摊开我的头,盖住我,绑好我的脚,在我胸前放一把刀和一些盐。你就散开头发,撕裂衣服,捶打脸,流着泪向王后跑去,向她哀悼,说我死了。当她听到这个坏消息时,她一定会同情你,并请她的管家给你一百枚金币和一块丝绸,你会把钱带回来的。然后你躺下假装死了。我撕破衣服,乱弄胡须,冲到皇宫向哈利报告损失。当他听到你的死讯时,一定很同情我,命令管家给我一百枚金币和一块丝绸。然后我们可以拿回钱。”
 
“真的,”诺亚听到哈桑的计划后哭了起来。这是一个非常好的计划。”于是她让丈夫闭上眼睛躺下,把他的脚绑起来,用他的头裹住他,然后按照他的指示做所有的事情。然后她散开头发,撕破衣服,跑到内宫哭了。祖白格林女王看到她这样,大吃一惊,问道:
 
“你怎么了?是什么让你这么难过?
 
“可怜的哈桑!”女王同情地命令管家给诺亚一百枚金币和一块丝绸。她说:“诺亚,你来了,用这个把他埋好。”
 
诺亚·布瓦带回一百枚金币和一块丝绸,高兴地告诉丈夫哈桑站起来,拿了一百枚金币和一块丝绸,高兴地跳舞。然后他让妻子躺下来和她玩。然后,他撕破了他的头和衣服,弄乱了他的胡须,跑到法庭哭了。哈利看见他那只丢脸的大象,问道:
 
“发生了什么事?哈桑,告诉我。”
 
“我妻子诺亚·布瓦在报告陛下的葬礼时死了。”
 
“真主是唯一的主人!”哈利呻吟着。当他伤心的时候,他安慰哈桑说:“死人是不可能复活的。“我再给你一个女仆。”然后他命令仓库管理员给哈桑带去一百枚金币和一块丝绸,并说,“哈桑,给你,拿去把她埋好。”
 
哈桑带着钱和丝绸回到家,高兴地笑着对妻子说:“起来,我们的目标已经实现了。”
 
诺亚·博瓦站起来,拿走了一百枚金币和一块丝绸。这对夫妇非常高兴,他们坐下来互相交谈,取笑对方。
 
哈桑回来时,哈利法为诺亚·博瓦的死感到沮丧。他焦躁不安地扶着马斯隆的肩膀,离开球场,回到内院安慰女王。当时,女王悲伤地哭泣。当她看到哈里发,她立刻站起来迎接她。她试图表达她对死亡的悲伤,但哈里发先开口。
 
“当你的女仆诺亚·博瓦去世时,我离开了这个州,向你表达我的悲伤。”
 
女王说:“陛下,我的女仆没事,但是你的酒友坡哈桑突然去世了。我只是想向陛下表达我的悲伤。陛下,别这么伤心。”
 
“马斯隆!”哈利笑着对马斯隆说:“女人的思想是如此简单!以真主的名义,哈桑刚才不是在我面前吗?
 
“你现在不应该取笑它!”女王苦笑着说:“坡·哈桑死了。你也要诅咒我的女仆吗?你怎么能因为我头脑简单而责备我?
 
哈里发坚定地说:“是诺亚·博瓦失去了生命。”
 
“我不知道你出了什么事,但诺亚·博瓦的确来为我的葬礼哭泣。我安慰她,给了她一百枚金币和一条丝绸作为葬礼礼物。我要对你酗酒的朋友坡·哈桑的死表示哀悼。”
 
“诺亚·布瓦是失去生命的人。”哈利笑着说。
 
“不,陛下。是伊波·哈桑死了。”
 
哈利很着急,对马斯伦喊道:“去哈桑家看看谁死了?”马什兰把脚伸出来跑了。
 
哈里发对女王说:“你敢跟我打赌吗?”
 
“当然。我说是伊波·哈桑死了。”
 
“我说诺亚·博瓦。我们赌两座宫殿吧。”
 
于是他们静静地坐着,等着玛什伦回来。
 
 

本文关键字:国王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