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惯性撒谎的贝浩图
本文摘要:传说曾经有一个著名的骗子叫比奥图。贝奥图有两个合伙人。有一天,他非常感兴趣地告诉他的两个伙伴他的经历。-- 你知道,我从八岁起就一直在说谎,现在我养成了每年说谎一次的习惯。说谎的原因是和奴隶贩子打交道。有趣的是,我的谎言总是被意识到的,所以当
传说曾经有一个著名的骗子叫比奥图。贝奥图有两个合伙人。有一天,他非常感兴趣地告诉他的两个伙伴他的经历。--
 
你知道,我从八岁起就一直在说谎,现在我养成了每年说谎一次的习惯。说谎的原因是和奴隶贩子打交道。有趣的是,我的谎言总是被意识到的,所以当奴隶贩子提到他们时,他们很头疼,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把我带到奴隶市场去卖。
 
有一次,我被一个奴隶商人带到奴隶市场,他委托一个经纪人把我卖了,并请经纪人向买家解释我的缺点。于是经纪人按照自己的要求,向市场上的公众大声宣布:“这是一个有着特殊缺点的奴隶,谁会喜欢呢?”
 
“他的特殊弱点是什么?”人们问经纪人。
 
“他每年撒一次谎来欺骗主人。另外,其他的事情也很好。”
 
“有人付钱给他吗?”一个商人走过来问。
 
“是的,已经是六百美元了。”
 
“好吧,我买他,付你二十美元的银钱。”
 
因此,经纪商带领奴隶商人和商人进行交易。经纪商看到他们已经接受了对方的钱,就带我到商人家,当面解释清楚,然后很高兴地收取了20元的手续费。
 
商人给我找了一套适合我身份的衣服,请我换。从那以后他一直是我的新主人。我全心全意听从主人的话,等待着主人。在丰收季节的第二年,由于天气晴朗,粮食丰收,家家户户都欢聚一堂,吃喝玩乐,庆祝丰收。
 
这一天,我的主人无一例外地在城外的庄园里举行了盛大的宴会,邀请他的商业伙伴和亲戚朋友一起庆祝丰收年。中午,主人突然想起他忘了带东西来,告诉我:
 
“你骑着骡子回家,从你妻子那里得到我想要的,然后马上给我带来。快点!”
 
我带路匆匆回家。当我走到门口时,我突然发出一声巨响,嘶哑地哭了起来。叫喊声惊动了邻居们,人们从街上走过来看热闹。这时,太太们听到了我的哭声,赶紧开门看看发生了什么事。看到我痛苦地流泪,我问发生了什么事。所以我抽泣着告诉他们:
 
“老人和他的朋友们坐在一堵旧墙下,边吃边愉快地聊天。不知怎么的,那堵旧墙突然倒塌,把他们都压死了。看到这种情况,我一时茫然,然后想起我应该尽快向我妻子汇报,于是我赶紧回去了。
 
听到这个意想不到的消息,女士们和妻子们立刻拍打胸脯,大哭起来。他们撕破衣服,疯狂地拍打自己。当人们看到这个时,他们冲上前去安慰他们。这时,女主人完全失去了知觉,大吃一惊地冲进了屋子。不管她看到什么,她都会把所有东西砸碎。有一阵子,家具门窗的墙壁被砸碎了。当她把它砸回去的时候,她对我说:
 
“你到底在干什么,贝奥图?快来帮我吧。”
 
所以我把所有的陶器都埋在主人家里了。
 
当房子被翻了个底朝天,几乎完全被毁的时候,我的妻子带着她那些穿着破烂衣服和披肩的年轻女士们先生们走出了门,对我说:“贝科特,你在前面带路。我们到老人死的地方去,好埋葬我可怜的丈夫。”
 
我听从女主人的指示,流着泪,流着鼻涕走在前面。
 
跟随我的女士们和妻子们已经忘记了规则。他们露出头来,露出脸来,悲伤地哭着说:“啊!我的人哟!啊!天哪!“邻居,无论男女,无论老少,都跟着我们,每个人都流下了同情的眼泪。人群沿着街道游行,城里的人被哭声吓了一跳。他们出其不意地出来观看,有人上来打听。我不失时机地告诉他们这件事。于是人们叹息道:“没有办法应付这样的灾难。似乎只有祈求真主的救恩。”有人说,“这是一个领导人物。我们必须向州长报告情况!”
 
当州长知道这个不幸的消息后,他带着一队人和马、锄头、铲子和其他工具赶来营救我们。
 
这时,越来越多的人在看热闹的路边。我走在队伍的前面,哭着拍打着自己的脸。女士们,女士们和年轻人紧随其后,哭喊着,惊天动地。当我走近庄园时,我加快了脚步,把一大群人和马扔到一边,迅速地从地上抓了一把土,撒在我头上,然后大哭起来。我像狼一样冲进庄园,哭了起来:
 
“先生!不,夫人,她,哟,呵,呵,夫人,她死了!以后我该怎么办?谁会伤害我?我希望我能改变她的生活。
 
当主人看见我时,他刷白了脸。”怎么了?”他张口问道。怎么了,贝奥图?
 
我回答说:“我听从了我主的命令,回家拿东西。我没有意识到,当我回家时,大厅的墙壁都倒塌了,整个家庭都被压垮了。”
 
“我妻子怎么了?安全吗?”
 
“不,先生,没有人能逃脱不幸。他们都被压死了,妻子在事故中先死了。”
 
“我的小女儿在哪里?”
 
“她也死了。”
 
“那匹骡子呢?没关系。”
 
“不,向真主发誓!当主屋和马厩的墙壁倒塌时,所有的牛、羊、鸡和鸭都被碾成了泥,什么也没有留下。
 
“也许老人没事吧?”
 
“不,先生,别再抱任何希望了。家里的人和事都不见了。”
 
此时,主人感到绝望。他的脸立刻失去了光泽,他的头脑又空又闷。由于缺乏意识,他的脚瘫痪了,手也虚弱了。他逐渐不能支撑住他,颓废地坐在地上。后来,他疯狂地跳起来,抓起衣服,拔出胡须,摔下头巾,疯狂地殴打自己,并用鲜血打他。然后他打破声音,开始哭泣:
 
“哦,我可怜的孩子们,可怜的女士们,老先生们!你为什么这么倒霉?世界上谁的命运比我的更悲惨呢!”
 
他一走出庄园的大门,主人就看到了尘土飞扬的天空,一群哭喊着的人向它冲去。他仔细看了看,发现州长带领着队伍走在前面,后面跟着他的家人,都哭得像眼泪一样。当主人遇到他的妻子和孩子时,他们都惊呆了。他们笑着问对方花了很长时间。
 
主人问:“家里发生了什么事?你好吗?这不意味着你很痛苦吗?
 
“多拉的祝福,爸爸,你很安全,很健康。”年轻的女士们先生们一个接一个冲上去拥抱他们的主人。
 
当她看到主人很好的时候,她很惊讶,但同时她也很惊讶,说:“赞美全能的上帝真主!他保护你和你的朋友的安全!但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在主人的忙碌中,他不知道他妻子在说什么,而是忙着问:“家里情况怎么样?”发生意外了吗?”
 
“家里一切正常。什么都没发生。只有黑奴贝奥图,光着头,撕破衣服,大喊:“我的主人!”我问他发生了什么事,他说:“我的主和朋友被倒塌的墙压死了。”
 
“刚才他哭着对我说,他家里的人都死了。”大师回头一看,看见我站在旁边,头上披着一条撕破的围巾,脸上满是泪水和灰尘。他愤怒地喊道:“该死的奴隶,看看你做了什么,我要剥你的皮,拉你的筋。”
 
“先生!你不能惩罚我,因为这是我的弱点。你不知道。我一年撒谎一次,这次我只有一半。好吧,到今年年底,我要说下半年做一个完整的。
 
“小狗!你这个该死的家伙!”主人的愤怒达到了极点。他很生气。”你已经造成了如此严重的惩罚,但你说了一半的谎言却没有犯罪。我很生气。离开这里!我不想再见到你。”
 
“虽然你恢复了我的自由,但我不能离开你。到年底,当我撒了大约一半的谎,你可以带我去市场,向其他买家解释我的缺点,然后卖给我。现在你不能把我赶走,因为我没有任何技能来维持我的生活。你从一位法律大师那里学到了,你应该清楚法律中关于释放奴隶的相关规定。”
 
我很有礼貌地辩护,但主人不停地咒骂,我们没有互相让步。
 
然后人们聚在一起,同情地安慰我的主人。然后,主持人和他的朋友们向州长打招呼,告诉他真相,并重申这一事件只是一半谎言的结果,不知道接下来的一半谎言会造成什么伤害。省长和公众都听到了,认为这样一个过分的笑话太糟糕了。所以每个人都诅咒我,用一种声音谴责我,但我微笑着说,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这是我的弱点,主人不能惩罚我,因为他买我的时候,他很清楚我的处境。”
 
最后,主人无可奈何地说:“我不知道我制造了什么邪恶。我遇到了像你这样的混蛋。你造成了这样的灾难,还说那只是半个谎言,如果你让下半个谎言,你不会毁掉整个城市吗?
 
他想得越多,就越生气。他咽不下去。所以他带我去见州长。我被狠狠地打了一顿,血淋淋的不省人事。然后我被刺伤了脸颊,打上了烙印,带到市场上拍卖。后来,和以前一样,不管我去了哪个新主人,我都会继续制造麻烦,结果当然是转售了。这样,从家到家,骗子的名声逐渐上升。
 
 

本文关键字:撒谎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