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溺水鬼当教母的那件事
本文摘要:在毗湿婆河中,斯科德罗夫段有溺水的鬼魂。他们有一大群人。有老的溺水鬼,年轻的溺水鬼,和小的溺水鬼。天晴时,溺水的小鬼魂在河里嬉戏,扭头、蜻蜓、水花、水花。像老鼠一样叽叽喳喳是荒谬的。 那些老溺水鬼笑着说:哈,我们的小溺水鬼很淘气! 他们互相
在毗湿婆河中,斯科德罗夫段有溺水的鬼魂。他们有一大群人。有老的溺水鬼,年轻的溺水鬼,和小的溺水鬼。天晴时,溺水的小鬼魂在河里嬉戏,扭头、蜻蜓、水花、水花。像老鼠一样叽叽喳喳是荒谬的。
 
那些老溺水鬼笑着说:“哈,我们的小溺水鬼很淘气!”
 
他们互相说西里西亚方言,称“淘气”为“淘气”。
 
他们不比矮人大。猴子的头、鼻子、前肢的手指都用膜连接着,就像鸭子的网一样,穿着红色夹克、短裤或红色连衣裙。此外,所有溺水鬼都有圆肚,就像农夫库雷卡的卷毛狗卡鲁西一样。
 
农民库雷卡很富有,但很吝啬。只是对卡鲁西不吝啬。卡鲁西像一匹老马一样睡在一个漂亮的房间里,房间里有一个小丝绸枕头。
 
Suzanka在Kureyka家里做女仆。她是个孤儿,无父无母,孤独孤单,像一堆篱笆。她母亲死后,她没有亲属。一个农夫对她说:
 
“别哭,跟我来!到我家来,给鹅和牛放牧!”于是,Suzanka去了农民Kureyka的家,为他放牧鹅和牛。
 
Karushi的生活比Suzanka的要好得多。Karushi吃了小的白羊角面包加黄油和Suzanka的干面包。Karushi吃面包时喝黄油,Suzanka喝开水。卡鲁西睡在一个漂亮的房子里,有一个小丝绸枕头,苏珊卡睡在牛棚里一张破草席上。库雷卡没有良心,只是胸口有一颗卷心菜。苏珊的心充满了蜂蜜。她总是希望世界上没有人受到欺负。即使她自己被欺负,也要让别人做得好!
 
溺水鬼知道这一切。他们还知道,苏珊卡被人欺负了,老板数着每天晚上倒进大箱子里的金币,但总是数不清。然后他睡在大箱子上,担心窃贼会偷他的金币。
 
溺水鬼在哪里听到的?很难想象!显然,他们在月夜从水里出来,透过窗户凝视着农夫库雷卡的房子。
 
当苏珊卡在毗湿婆河边吃草的时候,溺水的鬼魂从水里出来,好奇地看着她。
 
因为他们很久没有见过一个心地善良、充满蜂蜜的人了。他们点了点头,挠了挠耳朵,挠了挠脸颊,想知道如何帮助苏珊卡。苏珊卡从未见过溺死的鬼魂,因为如果他们愿意的话,他们是隐形的。只要是月夜,露水充足,淹死的鬼魂就会爬上牧场。那时,他们从一朵花到另一朵花,闻到花香,看了看花萼,打了个喷嚏。
 
有一次,在这样一个风和日丽的夜晚,溺水的鬼王自己跑到草地上散步。他看起来像一只大蟾蜍,随着手杖摇晃着,把王冠按在头上,怕王冠掉下来。每次他触摸一朵花,他都会闻到它的味道,打喷嚏,然后触摸他的肚子。因为他很老很快就累了,他坐在牛蒡叶下睡着了。
 
苏珊卡在他附近吃草。她听见牛蒡叶下的草地上有人在唠叨,她走过去,弯下腰来,看见一只丑蛤蟆在哭,擦着它的脓眼睛。
 
“你为什么这么伤心,蟾蜍?”她问:“你肚子痛吗?”
 
“我的胃一点也不疼!唉!唉!”
 
“你头痛吗,蟾蜍?”
 
“我没有头痛,但我的露水是干的!”
 
“如果露水干了又有什么关系呢?晚上有新的露水!”
 
“因为我不是癞蛤蟆,而是溺水鬼之王。现在我不能走进维塔瓦河了。”
 
你为什么不能走路?维斯瓦河不远!”
 
“嗯,你不知道,苏珊卡,我们淹死了鬼魂,只有在月光明媚的夜晚,当有很多露水的时候,我们才会在牧场上行走。如果没有露水,我们就完了!唉,唉!“他又开始哭了。
 
善良的苏珊卡告诉他不要哭,因为他的心已经碎了。把他送到河边不是很容易吗?”你发了吗?”
 
“我会给你的。为什么不呢?”
 
“你不认为我丑吗?”
 
“我为什么不喜欢你?”
 
“因为我就像一只丑陋的蟾蜍!”
 
苏珊笑了。她小心地把溺水的国王放在手里,然后把他送到了毗湿婆河。但鬼王是一只非常丑陋的蟾蜍。她站在水边,小心地把他带到河里。当时,毗湿婆河变得一团糟,河水在打旋,可怕的溺水鬼正从水中钻出来。他们都认为他们的国王被正在牧场寻找食物的鹤吃掉了。溺水的鬼魂在全国各地呼喊,水下宫殿悬挂黑旗表示深切哀悼。他们还想选择最古老的溺水鬼作为新国王。现在他们兴高采烈,因为鹤不吃他们的国王,孤儿苏珊把他带回了他的手中。老王一到河边,就成了真正的溺鬼之王。他戴着一顶金色的皇冠,一根手杖,一件红色的国王大衣,一条精致的红色短裤,一双金色的鞋子,还有一个圆圆的大肚子。
 
“安静!”他对溺水的恶魔尖叫,无论大小。因为他回来了,水乡的噪音比大市场的噪音大。所有溺水的鬼魂都像池塘里的青蛙一样叽叽喳喳地叫着。
 
“安静!”他很有尊严地说,他用权杖拍打水面。
 
寂静无声,好像有人在播种罂粟种子。
 
这时,国王戴着金王冠低下了头,深深地向苏珊鞠躬,然后说:
 
“苏珊,最高贵的女孩!请告诉我我能做些什么来奖励你救了你的命!”
 
苏珊开心地笑着说:“非常感谢你,可爱的溺水鬼王,但我不想要任何回报。”
 
被淹死的鬼魂对苏珊卡的回答感到惊讶。最令人惊讶的是国王,他困惑地用权杖挠着自己的后颈。
 
“你想要钱、宝藏还是珍珠?”他问。
 
“非常感谢,”苏珊说。我不想要它。”
 
“那么你想要什么样的奖励呢?”急溺水的国王问道。
 
“我想参观你的水下王国。”
 
“我很乐意!”苏珊说:“我只有一件事要担心。”
 
“怎么了?”
 
“我到你的国去的时候,谁来照顾我的鹅和牛呢?如果他们有点滑倒,我的主人会打我,不给我食物。
 
溺水鬼王用棍子挠了挠后颈,想了一会儿,然后说:
 
“别担心,苏珊!我王的头不可露出来!“
 
因为国王的头不是用来装饰的,所以他派了溺水鬼来照看牛,不让它们下河,让它们在路边的牧场上吃草。又派了一批溺水鬼来照顾鹅,不让它们下河,不把它们冲走。一切都井然有序。
 
一些溺水的鬼魂吃草的奶牛,其他鹅,和苏珊跟着国王进入最深的水中。她一点也不怕任何不幸。在河的深处是溺水鬼的王国,那里有溺水鬼王的宫殿。
 
宫殿里有许多房间,里面装满了金、银、大理石、雪花石膏、钻石、珍珠和地毯。王座上镶嵌着黄金和钻石。从四面八方传来优美悦耳的音乐,伴随着音乐的声音,进入明亮的月光之中。除了飞鸟之外,还有许多小金鱼在周围游动,有的像太阳一样闪闪发光,有的像深红色,它们都有一条宽大的金色尾巴和透明的毛发。小金鱼像最美丽的花朵,像金红色的菊花,一看到苏珊卡的心就怒放起来。
 
溺水的鬼王坐在王座旁边的金摇篮里,金摇篮里镶嵌着大如蚕豆的珍珠,还躺着一个溺水的小鬼魂。那个大肚子的婴儿裹着红色的包。婴儿正在玩一个大贝壳,它发出了音乐声。虽然一切都很奢华,但这个婴儿和所有溺水鬼一样丑陋。
 
“你把他从摇篮里抱出来,吻他的额头三次,然后把他抱在怀里。”国王对苏珊说。
 
苏珊把婴儿从摇篮里抱了出来,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三次,然后抱在怀里。突然奇迹发生了!那丑陋的溺水鬼,长得像一只小癞蛤蟆,变成了一个漂亮的蓝眼睛洋娃娃,手指被膜连着,像鸭子的网。
 
“你是个好女孩!”国王满意地说,所有的小金鱼都在Suzanka的头上跳舞。这种舞蹈叫三重舞。贝壳里的音乐变成了三重奏。非常漂亮。
 
“你是个好女孩!”溺水鬼王说:“现在我必须用一颗金子的心来报答你。我知道,你的主人打了你,饿了你。如果你愿意的话,只要我跟我的服务员说一句话,他们就会把他拖下维斯瓦河,等他喝完酒回家后淹死他。你想要吗?”
 
“不,国王!我不想。我求求你,别这样!”女孩问。
 
国王很惊讶,用权杖挠了挠他的后颈。所有淹死的鬼魂都吓得张嘴。跳舞的金鱼盯着苏珊看,他们很惊讶。
 
“如果你不想,不!”国王说:“我真诚地感谢你,苏珊,你救了我,并且是小王子的教母。现在你可以回到地面了!啊,不!”
 
他指了指一个装满黄金和钻石的有权杖的大箱子。盒子里的光线使苏珊眯起了眼睛。
 
“谢谢你,国王。你不能用黄金或钻石来报答我。你只能用你的心来报答我。所以我不想要你的黄金和钻石。”
 
因为国王听不懂苏珊卡的话,他只好用权杖挠他的后颈。所有溺水的鬼魂,无论大小,都会挠耳朵和脸颊。金鱼又瞪着那个女孩。王对他的一个臣仆说:
 
“去把前帝国哲学家找来,让他解释一下那个女孩的回答。”
 
哲学家也会溺死鬼魂。他与众不同的是,他在鼻梁上戴着眼镜,他又瘦又瘦。他腋下夹着一本大书。他打开书,找了很长一段时间才找到女孩答案的解释。
 
当他终于找到它时,他说在他的智慧经中写着,苏珊卡的心充满了蜂蜜和黄金,这就是她回答的原因。
 
“但我忘了她说的话。”国王说。
 
她回答说:“心,即高尚的行为,不能用黄金或钻石来奖励,而是用心,即用高尚的行为来奖励。”
 
“啊哈!”国王松了一口气,因为他什么都懂了。然后宫殿里所有的溺水鬼都说了同样的话:“啊哈!”
 
金鱼和深红色的鱼想说“啊哈”,但它们不会说话,它们只会在嘴里飞出许多银泡。
 
后来,国王带领整个宫殿将苏珊卡送至王国边界。苏珊说:“啊,国王溺水鬼,当我来到你们王国的边界时,我想到一件事,我想向你们提出一个请求。”
 
“听着,苏珊,你说,你有什么要求?”国王说。
 
又是一片寂静,好像有人种了罂粟籽,因为每个人都想听听苏珊的要求。苏珊卡说:“你看,国王,毗湿婆河每年都发生洪水,夺走了堤岸,夺走了人民的田地,人民蒙受了损失。请让毗湿婆河停止欺负他们。我只有这个请求,国王!”
 
国王再次惊讶地用权杖挠他的后颈。他没有料到会有这样的要求。女孩没有要求黄金或钻石,或报复她的坏主人,而是让毗湿婆河停止欺凌。
 
“照你的要求做!”王说,有一点权杖。于是淹死的鬼魂把苏珊卡带到河边,女孩又开始吃草,直到黄昏。
 
晚上,她喝了开水,吃了干面包,来到牛棚。她躺在破垫子上,上床睡觉。
 
她睡到天亮。但当她早上醒来时,她觉得自己睡得不好,好像垫子上的干草已经变硬变硬了。当她看着它的时候,她震惊地抱住了她的头!要知道干草不是干草,而是金子,每一棵草都是金子!奶牛们惊叫着:
 
“哎哟!哞!哎哟!______
 
鹅也来了,伸了伸脖子,惊讶地叫道:“哦!稍微!“啊!”
 
当主人听到牛和鹅的叫声时,他以为是黄鼠狼跑进了牛栏,抓住一根粗大的棍子跑到了牛栏。我跑进去看着它,惊恐地坐在地上。哎哟!看!全是黄金!
 
“什么恶魔的魔法?”他咕哝着。
 
“这不是魔法,主人!”苏珊卡说:“是那些溺水的鬼魂奖励我救了他们的国王……”
 
“你说什么?国王呢?
 
苏珊卡谈到了她是溺水国王的教母,她如何要求国王不要每年淹没毗湿婆河,不要欺负人们……她什么都说了。
 
店主很担心,跑回去数他盒子里的金币。数一数,数一数,数一数。他想,只要他运气好,他就能得到一块金色的草垫。
 
当一个国王得知了苏珊卡,他派使者去见她,并要求她嫁给王子。苏珊卡同意了,因为她认为将来当她成为女王后会为人民做更多的好事。她把金草席放在国王的轿子上,去了国王的宫殿。
 
然后是一场盛大的婚礼,然后苏珊成为了女王。
 
她的前主人是白发,因为他没有这样一个金色的靠垫。在月光明媚的夜晚,当牧场上露水很多的时候,他一大早就去草地上寻找那个溺水鬼的老国王。他期望看到老国王睡在牛旁边的树叶下。他看了看,终于听到牛蒡叶下的一声哭声。他冲过去,看见一只丑陋的蟾蜍。蟾蜍哭着说他出了什么不好的事,说他是淹死鬼的国王,求他把他送回河边。
 
农夫讨厌蟾蜍。他吐了口水,拿出手帕,把蟾蜍带到河边。他没有轻轻地把蟾蜍放进水里,而是厌恶地把它扔了下去。
 
蟾蜍一掉进河里,就变成了一个金王冠、红大衣、金权杖、脚上穿金鞋的国王。水里充满了欢乐,所有溺水的鬼魂,无论大小,都非常高兴,因为他们的国王回到了他们的水下王国。国王站在农民面前,摘下王冠,鞠躬致敬,然后问道:
 
“你救了我,把我送回河边。我该怎么报答你呢?”
 
农夫正等着呢。于是他高兴地喊道:
 
“啊,国王之王,你怎么报答苏珊卡,你怎么报答我?”
 
“嗯,让我们看看!”国王说,然后消失在水中。此后,各种大小的溺水鬼消失了。
 
当农夫回家时,他把袋子装满干草做了一个床垫,放在盒子上,盒子里装着金币。
 
晚上,他躺在垫子上,非常高兴。因为他相信当他早上醒来的时候,他不是用干草而是用金子睡觉!…
 
他一直睡到太阳升上天空。他摸了摸草席,又往里面看了看。它没有改变。没有金子,只有普通的干草!
 
他很伤心,他的垫子不是金的!他决定让自己快乐…不,他没有打算,只是一个卷心菜头!他决定好好享受一下胸前的卷心菜,数着盒子里的金币。他打开盒子,大吃一惊。他在盒子里看到的不是金币,而是碎干草。袋子在盒子上,袋子也是切碎的干草!没有金币!
 
他现在没有金币,家里也很穷。
 

本文关键字:教母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