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警惕也不歌颂
本文摘要:看到李银河谴责爱情,想到我以前写过的话。 人们都在歌颂爱情,为什么从不警惕爱情?我最痛苦的时刻都是爱情给我的,那些消耗自我的极端体验我再不想经历了。友情就很好,想起那些远方的好友,就觉得安心又甜蜜。我甚至无法想象与人同居,如果我不能拥有一个
看到李银河谴责爱情,想到我以前写过的话。
人们都在歌颂爱情,为什么从不警惕爱情?我最痛苦的时刻都是爱情给我的,那些消耗自我的极端体验我再不想经历了。友情就很好,想起那些远方的好友,就觉得安心又甜蜜。我甚至无法想象与人同居,如果我不能拥有一个独处的空间,那我根本无法再创作了。如果存在完全不干涉双方自由、没有痛苦的情绪消耗、共同保持成长进步、没有停止发展自我、住在至少三个街区以外的的爱情,那我觉得值得谈一谈,不过这也跟友情差不离了吧?我破除了少女时期的爱情幻梦,清楚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觉得自己更顽强了:我不是为了寻找一个人或是创造供养一个孩子而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我完完全全是为了发展我自己,为了见识更大的世界而来的。那些对世界源源不断的好奇心,让我并不感到孤独。我想象中的我,是一个独闯世界的野丫头,永远不会被任何人拖住探索世界的脚步,我想要这样过一生,也是没问题的吧?
 
后来我们渐渐无法沟通。你嘲笑我的天真和使命感,种种不切实际的愤怒。你说我之所以愤怒,只是因为无知和廉价的正义感。真正的正义是并不存在的,你微笑地说:“而所谓的民族、家国、信仰,更是一种虚幻。人只有在很年轻的时候,才会为革命和恋爱迷狂。这证明你还很年轻。”
 

本文关键字:

相关内容

内容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