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消耗
本文摘要:只要真心投入了关注与感情,外界对自我的消耗就肯定会存在。尤其当你感觉到了某种崩塌,却无法与人说,这样的压抑与分裂旁人很难想象,也并非每个人都足以承担。它不是容易理解的重大的悲怆,而是绵绵不绝、令人窒息又难以舍弃的折磨,是自我不能逃脱的反射
只要真心投入了关注与感情,外界对自我的消耗就肯定会存在。尤其当你感觉到了某种崩塌,却无法与人说,这样的压抑与分裂旁人很难想象,也并非每个人都足以承担。它不是容易理解的重大的悲怆,而是绵绵不绝、令人窒息又难以舍弃的折磨,是自我不能逃脱的反射。它会把你带往何处,无人知晓。
自我从原始的、懵懂的一致性出发,在他者身上映射自身,通往重建的一致性,尽力去捕捉精神的闪现,这就是黑格尔说的“真相“(das Wahre),是自身转变的反合圆圈,是“精神”(der Geist)的“绝对现实性”。阿伦特所看重的“开端“(initium)也在于此,正因为永远地处于与他者的对照与对峙,自我才需要不断地开始,去面对精神领域的各种呈现与现象。就像小说与电影总会有一些时刻让你理解这个角色,你只会在真正决断的瞬间看清自己。这也是谢林眼里的人的“历史性“:从偶然开端,持续地通往下一个偶然,并在每一次超越中感受与必然共存的自由。
所以我仍然想捍卫那些让我感到珍贵的时刻,在被抽走一部分的快乐与轻盈之后,在清楚地感到自己失去了什么时,仍然想要捍卫余下的真实与可能。这种信念无法消解我对未来的不确定,也无法根除我对很多东西更为深层的怀疑与不信任,但它重新赋予我以行动的责任。我比几年前更确定的是,于我而言,对这个世界最终的抵抗就是为了自由和爱而活,无论身处何地,无论我手中还剩下什么。
 

本文关键字:

相关内容

内容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