适可而止的冷漠才是最适宜的
本文摘要:愚昧是相对的,信息闭塞却是绝对的。移动互联网时代,信息闭塞如此大规模的存在、信息封锁如此轻而易举,让人诧异。媒介即信息的预言竟然可以以如此妖邪的面目在一些地区存在,人们活得比报纸电台时代更加不明白。不明白也不想明白,认为了解是一种负担,这
愚昧是相对的,信息闭塞却是绝对的。移动互联网时代,信息闭塞如此大规模的存在、信息封锁如此轻而易举,让人诧异。媒介即信息的预言竟然可以以如此妖邪的面目在一些地区存在,人们活得比报纸电台时代更加不明白。不明白也不想明白,认为了解是一种负担,这是交互性带来的驯化。 ​​​
 
 
 
 
讨论,是一种几乎失传的对话形式,在前现代社会十分罕见。真正的讨论,要求双方认知水平差距不大,并且互相倾听、尝试理解、在同一时间集中在同一个点上求同存异甚至尝试说服。大部分看似讨论的场面实际上都是吵架,你说东他说西,双方瞬间进入狭路相逢状态,自说自话互相开火,一个戾气社会的日常。 ​
 
适可而止的冷漠是情人间最性感的部分,这种冷漠展现出高质量的亲密关系:相互缠绕并没有以自我消失为前提,我们随时可以消失成一个人,但各自都很愉悦地保存着这种可能性。爱欲能在自我与融合之间跳切,互动于是拥有了更多可能性。 ​​​
理性从来与情感无关,只是投奔怒海、纵身一跃、相拥而亡,都只是情爱万花筒里的少量玩法,这就像所有一蹴而就的如胶似漆都像一种自然使命的奴役。真正性感的爱者,能看到对方人格地基上的所有光谱,并保持愉悦的沉默。这种沉默超越了默许、无奈、改善,成为了我与我们能同时存在的证据。
 

本文关键字:适可而止

相关内容

内容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