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骄傲所承受的惩罚
本文摘要:许多画家被邀请到宫殿里为米罗斯拉夫国王作画。年轻的国王想在心里娶一个王后。在许多公主和公爵的画像中,他一眼就看上了其中一位,拒绝选择任何人做他的妻子。所以现在有人请画他是为了给公主一个正式的建议。油漆工聚集的时候,王对他们说: 尊敬的各位先
许多画家被邀请到宫殿里为米罗斯拉夫国王作画。年轻的国王想在心里娶一个王后。在许多公主和公爵的画像中,他一眼就看上了其中一位,拒绝选择任何人做他的妻子。所以现在有人请画他是为了给公主一个正式的建议。油漆工聚集的时候,王对他们说:
 
“尊敬的各位先生,我邀请大家来这里给我画一幅你们每个人的照片。我不想你美化我。相反,如果你的画比我实际看起来更难看,我会很高兴的。
 
“陛下,我们为什么要美化您?”艺术家们说:“如果我们的画笔能画出你真正的样子,我们会很高兴的。”
 
画家们对他们的创作充满热情。在很短的一段时间内,国王的几幅肖像被放置在宏伟的大厅里。国王和大臣们前来观看,准备挑选最合适的一个送给公主。
 
“我想,陛下,国王,”一位大臣说,“你看起来比所有这些画像都好。我想他们中没有一个有女王的脸的生动肖像。”
 
“我不想让他们把我画得这么好。如果我的实际外表比肖像更漂亮,我认为公主不会生气。
 
按照这个原则,国王选择了一幅他不太喜欢的肖像。他让人们把它和宝石放在一个金框里。他把最好的侍从和新娘一起送到美丽公主的父亲那里,以难以形容的紧迫感等待他们回来。当然,过了几天他们就回来了,但是他们每个人都带着悲伤、愤怒的表情,米罗斯拉夫没有从他们的嘴里听到任何好消息。
 
“陛下,国王,”使者来到国王面前说,“我们遭受的侮辱是前所未有的。我们不敢告诉你真相。”
 
“无论你说什么,都要说出来。”
 
王对我们很好,就设宴欢迎我们。我听说你会娶一位漂亮的公主。宫殿里的每个人都很高兴听到你想娶一位美丽的公主。第二天我们去迎接公主。没人敢碰她的手,只吻了一下她的长袍。她低下头看了看你的画像,转身对我们说:“画像中的国王没有资格系我的鞋带!”我们感到羞耻和血腥。老国王劝我们不要把她说的话转过头去。他自己也曾多次被女儿羞辱。他说她肯定会好起来的。他说公主应该保证这种亲情。但我们不认为这样的女王能成为真正的人民之母。不管怎么说,我们都很生气地离开了那里。
 
“这是最明智的做法,我对你的态度很满意。让我自己做剩下的吧!”国王回答说,为骄傲的公主脸红了。他一直在想该怎么办。最后,他敏锐的头脑找到了他最想走的路。他召集他的一位老大臣,把他的想法告诉唯一一位受到他赞扬的大臣。
 
在一个美丽的春日,美眉公主来到花园散步。她美丽如仙女,但她的脸就像一朵没有香味的玫瑰,一个没有温暖阳光的花园。但是她很善良,因为她经常为穷人的不幸而流下同情和慷慨的眼泪。不要让乞丐靠近她,以免他们肮脏的手碰到她。许多国王都要求她嫁给他们,但她拒绝了。她的思绪,如鹰的翅膀,愿翱翔于太阳之中。老国王经常责骂她,警告她说她过分的骄傲会受到上帝的惩罚。但她回答说:“我的未婚夫必须在美貌、高贵、艺术才华和渊博的知识上胜过所有人,否则他永远不会是我的丈夫。”
 
正当公主在花园里走来走去的时候,她父亲进来对她说:“我女儿,我带了一个年轻人去工作,让他做花园的园长。但我也觉得这对他来说有些无用:我很惊讶他知道文学、艺术、音乐以及园艺。所以我很高兴把他留在我们的宫殿里。我们以前从未有过这样有学问的人。你怎么看?
 
“我什么也说不出来,因为我还没见过他。但我想,神父,你一定是对的,因为这样的人在我们的宫殿里,像宝石一样珍贵。如果他真的很擅长音乐,他可以继续教我弹竖琴。我非常想念已故的音乐老师。快去给他打电话!______
 
国王很乐意这样做。公主来到宫殿,很快米罗斯拉夫就进来了。
 
“仁慈的女士,牧师跪在你的脚下,向你致敬,等待你的命令。”米罗斯拉夫说,跪在公主的脚下,亲吻她昂贵的长袍,偷看公主,这是她从未见过的大胆举动。骄傲的公主脸红了,盯着刚从花园里摘下的玫瑰。她不知道芽会给她带来什么不幸。在这张甜蜜的床上,像一朵玫瑰,坐着一位邪恶的神,带着一把弦。弓上的箭被剧毒浸透了。美丽的公主瞥了一眼威胁生命的玫瑰,邪恶的上帝射出了一支箭。她感到心痛,没有药能治好。
 
“你叫什么名字?”过了一会儿,她和蔼地问米罗斯拉夫。
 
“米罗斯拉夫。”他回答。
 
“米罗斯拉夫,我父亲说,”你擅长音乐。我早就想找个老师帮我弹完竖琴。如果你能接替我已故的音乐老师的工作,我将不胜感激。”
 
“能为公主效劳,我将不胜荣幸。”
 
“你父亲还有别的事要告诉你,”公主说,挥手示意陌生人准备离开。
 
但是美眉公主站在那里很长时间没有动。她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的心似乎有一种诱人的声音在低语,一种美妙的音乐在响起,她的心是热的,仿佛她在监狱里度过了许多漫长的夜晚后,第一次看到太阳在向她微笑,打开了她心的门,让它的每一个角落都充满阳光。一声脚步声打断了她的思考,国王来了。
 
“嗯,”他问,“你接受米罗斯拉夫做你的老师了吗?”
 
“不管你喜欢什么,我只提到米罗斯拉夫的名字,我想到了曾经向你求婚的米罗斯拉夫国王。每天我都担心他受不了你的侮辱,会派部队来攻击我们。女儿,女儿,你真的犯了个大错!”
 
“别打扰我,爸爸!我选这个国王做我的女婿真倒霉。我仍然坚持我的意见。”
 
国王沉思片刻后愤怒地走了。
 
第二天,一切都平静下来,音乐课开始了。
 
米罗斯拉夫是一位热情的老师,梅梅公主是一位敬业的学生。她那冷酷的外表,被骄傲包裹着,一天天变得温柔起来。她的女仆们常常低声说:“我们的公主怎么了?”以前没人敢碰她的手,但现在当米罗斯拉夫和她说再见时,她不介意亲吻她的手。
 
爱征服骄傲的公主。米罗斯拉夫在法庭上的日子很长,每个人都爱他,特别是美丽的公主,尽管她自己总是拒绝承认。当她来到花园时,总是带着自豪的心情向花园经理打招呼,但是除了米罗斯拉夫为她准备的长椅和芳香的亭子之外,她拒绝坐在任何地方。她不可能总是那么冷,但她不想对他的款待说几句感谢的话,然后开始说话,因为公主总是有问题和指示。这在课堂上经常发生。当她突然心情不好的时候,服务员不得不把老师推开,说公主对学习不感兴趣。很快,她心情很好,服务员不得不赶过来把老师叫回来。当她心情特别好的时候,她向他伸出手去亲吻,这是一种甚至连最高级的贵族都没有得到的特权。
 
晚上,公主坐在窗边,弹琴唱歌。米罗斯拉夫坐在她旁边,凝视着她那张美丽动人的脸,那张脸被金色的日落反射了出来。突然,她停止了演奏和唱歌,把竖琴交给了老师。
 
“有了格蕾丝,这个小男人想为你唱一首他自己的歌。”米罗斯拉夫公主同意了。
 
他开始了。但是这是什么样的歌呢?很快,美眉公主觉得她听到的是一个银铃叫她向上帝祈祷的声音,然后,就像夜莺的歌声一样,引导你进入爱人的怀抱。太阳落在山后,最后一缕光线反射在玻璃窗上,掀开包裹在骄傲的公主心中的面纱,像蜘蛛网。她静静地把头靠在米罗斯拉夫身上,泪水落在他的手上。
 
米罗斯拉夫好像没看见似的说:“这首歌是在告别时唱的,我亲爱的女王!明天我该走了。”
 
“你说什么,米罗斯拉夫?你不能离开这里,不!不是这样!”美眉公主颤抖地醒来,紧紧握住米罗斯拉夫的手。这时门开了,爸爸进来了。
 
“这就是你爱的人吗?”他冷冷地问他惊讶的女儿。
 
“是的,爸爸,我爱他。”梅梅公主骄傲地昂着头回答。
 
“你知道与否,他缺少你所要求的条件之一——高贵。”
 
“好吧,让你的未婚夫再在这里呆一个小时,但你不能再在这城堡里呆下去了,以免让我再次感到羞愧!”
 
“仁慈的国王!”米罗斯拉夫跪在国王面前说:“我不能让公主为我受苦。我马上离开这里,一切都会被遗忘的。”
 
国王忽视了这一点,很快就叫大臣接受。一小时后,骄傲的公主梅梅梅梅梅成了可怜的米罗斯拉夫的妻子。她穿着朴素的布裙站在城堡前,怀着沉重的心情向父亲道别。父亲很不高兴祝福他们,所以他像个可怜的女孩一样把她赶出了宫殿。但她很快鼓起勇气,抓住丈夫的手,和他一起上了马车,直到她到达王国的边界。
 
“妻子,我的孩子,”米罗斯拉夫对梅梅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虽然我在北京有一个兄弟,他在那边的法院工作,可以帮助我找到一份工作,但我们必须考虑如何在那之前摆脱贫困。
 
“我们还没有钱吗?我要为人们做些工作,试着减轻你的负担。梅梅公主安慰她的丈夫说,虽然她并不轻松。
 
米罗斯拉夫在离他们最近的一个小镇租了辆车,这样他不习惯受苦的妻子就不会再走路了。
 
当他们来到王国的首都时,米罗斯拉夫租了一间小房子,和美眉住在一起。他同意卖掉他所有的贵重衣服,买一些普通的衣服,他们就这样做了。就连梅梅手上唯一的戒指也被抢走了。
 
“现在我要给你找份工作,”第二天米罗斯拉夫说。我哥哥也许能帮忙。”
 
他带着一点负担,中午走了回来。他打开包裹,拿出一块软布和一些水果。
 
“你看,我的心和灵魂,我给你带来了工作,你会得到一个不错的回报。水果是我哥哥,我亲爱的妻子送的。我怎么能让你国王的女儿遭受这种罪行?你习惯于享受幸福,但现在你必须为他人工作,忍受贫困。“哦,我真不幸。”米罗斯拉夫抱怨着,吻了吻妻子的手。他结婚前没有说他有多爱她。
 
“你在抱怨什么?”她回答说,眼中带着温柔的微笑,“这是我自己的荣幸!你的爱可以补偿我的一切。
 
大约两天后,米罗斯拉夫在别处给了她另一份工作,说这位女士的家人薪水很高。美美很满意。她擦了擦脸,来到女士家找工作。这位女士从头到尾仔细地看着她,然后问她会怎么做。梅梅回答完问题后,让梅梅在家里工作两天。
 
这两天很艰难。现在她知道这样一个女佣在一个被宠坏的家庭里会遭受多大的痛苦!女主人对她多么轻蔑!帮她穿衣服、跑过去、受冷眼和折磨是无穷无尽的,如果一撮头发没有把她卷好,如果马克稍微收紧一点,就会使她尖叫、愤怒,再也没有了。
 
美丽真的受不了。两天后,她回来了。
 
“你听到消息了吗,我妻子?”几天后,米罗斯拉夫高兴地走进房子,问她:“我们的国王带来了一个未婚妻。明天皇宫将举行盛大宴会。在宴会上,国王将向他的臣民介绍他的未婚妻。许多男厨师和女厨师会帮忙的。我听说他们每个人都能得到几个金币。嘿,你也可以做饭。你不会太忙的。你要当厨师吗?
 
你为什么不去?我要走了!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能在一天内赚这么多钱。梅梅回答。
 
她清早起来,头上系着一条普通百姓的粗布围巾,和丈夫一起去了王宫。
 
“我得找个工作的儿子来做,晚上我来接你。”
 
美眉辛勤工作了一整天,由主厨勺给她分配的工作,太忙了,没注意到宫中的情况。一切照常进行。客人们开始去宫殿吃饭。马拉的队伍走不到尽头。梅梅跑过走廊,一个穿金银衣服的老人向她走来。那件华贵的衣服闪闪发光,以致她认不出它们。”“对不起,”那人低声对梅梅说。请找个人帮我系鞋带。”
 
梅梅看了一眼老人,认出他是国王。连忙弯腰,亲自系鞋带。国王谢过她,走开了。过了一会儿,王的侍从来打听系王鞋带的厨师是谁,请她到房间去见主妇。
 
美美照他说的做了。
 
当她走进里面的房间时,有人向她鞠了一躬,请她到另一个房间去,美眉惊讶地发现房间里的家具和她房子里的一样漂亮。她以为这一定是年轻女王的住处,但她不知道她要在这里做什么。她一路走到更衣室,里面摆满了昂贵的衣服和珠宝。
 
“请从中挑选一套衣服和珠宝,我会帮你穿的。为了感谢你曾经系过他的鞋带,国王想请你和他跳舞。
 
“天哪,”梅梅大吃一惊。我丈夫会怎么说?让我和国王跳舞?穿这样的衣服?不,我做不到。”
 
“我会邀请你的,你不会的?”一个声音从后面传来,她发现国王站在她后面——她终于认出了她的米罗斯拉夫。
 
梅梅大吃一惊,同时有点伤心地问他: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为什么这样对待我?
 
就在这时,门开了,老国王进来了,三个人热情地互相拥抱。”女儿,这有点难,但相信我,这对你和你的孩子有好处。”她父亲说。
 
客人也陆续来了。当他们看到女王穿着镶金的银制首饰,戴满珠宝的衣服,戴上皇冠时,他们都为她的美貌感到惊奇,因为她不仅美丽,而且为她的善良而骄傲。
 
米罗斯拉夫骄傲地大摇大摆,带着妻子走进大厅,大臣们和高官们聚集在大厅里,欢呼着迎接年轻的女王。
 
 

本文关键字:骄傲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