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兄弟与长鼻子公主
本文摘要:从前,有三个兄弟住在乡下。他们从未离开过村子,一直过着幸福的生活。突然,奶奶死了,留下三个宝物,每个都给了同样的东西。 他们三个去了外婆家,去收集遗物,但他们不知道这些宝物是做什么用的。卡鲁洛兄弟有一个空钱包,艾塔诺二兄弟有一支长笛,祖母最
从前,有三个兄弟住在乡下。他们从未离开过村子,一直过着幸福的生活。突然,奶奶死了,留下三个宝物,每个都给了同样的东西。
 
他们三个去了外婆家,去收集遗物,但他们不知道这些宝物是做什么用的。卡鲁洛兄弟有一个空钱包,艾塔诺二兄弟有一支长笛,祖母最喜欢的弟弟有一件旧外套和他的钱。
 
“我们可以发大财!”他们说。
 
“如果钱包里装满了英镑,那该多好啊!”卡鲁洛说。
 
果然,钱包立刻膨胀起来,几乎像袋子的口一样爆裂,装满了几磅黄金。
 
“啊!哎呀!”第二个弟弟喊道:“我弟弟快没钱了。”
 
然后他拿起哨子吹了起来。突然,许多军队出现在前面的路上,向他敬礼,听从他的命令。
 
“你想让我做什么?”阿尔塔诺问。
 
“我们在等你的命令!”士兵们说。
 
“好吧,我现在和你没什么关系,但总有一天我需要你。”
 
他又吹起长笛,所有的士兵都消失了。亚尔塔诺惊奇地看着,使他的灵魂不确定,但他因此梦想成为一个伟大的英雄。
 
“那我就试试我的外套!”弟弟答应把它放在身上,一会儿就不见了。
 
“你去哪儿了?”兄弟们问。
 
“我哪儿也没去过,我还在这儿!”
 
“你在哪儿?”
 
当他说话时,他的外套从肩上滑落,然后他又看见了他的兄弟。
 
“哦,我的外套真奇怪!“总有一天我会需要它的。”弟弟说,“但我们不能告诉人们关于魔法的事。”
 
兄弟俩都赞成这个主意,并约定保守秘密。
 
卡鲁洛,这家伙情不自禁。他有钱了,必须花钱。他不是个坏青年。当他到达这个城市时,他赌得很重。虽然他经常损失惨重,但他不在乎。一旦他想到需要钱,他的钱包很快就会装满英镑,市场上有传言说他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
 
国王的公主听到了这个消息,派了一个使者去见卡鲁洛。
 
“啊!公主想认识我吗?这是我生命中最大的荣耀!”卡鲁洛说,非常高兴和荣幸。
 
卡洛来到皇宫受到了好评。那天晚上,他带了很多钱和公主打牌,每次公主赢了他。
 
卡鲁洛总是漫不经心地笑着说:“没关系,金库里还有很多钱!”
 
卡鲁洛只是一个粗野的农夫,但公主假装钦佩他,并在两三个星期内与他订婚。
 
卡鲁洛是如此的荣幸,他自然地认为把他家族的秘密公之于众也许是明智的。当谈论流言蜚语时,他只是想给公主看钱包。但在卡鲁洛的钱包被拿回之前,他被囚禁在皇宫里。
 
公主别无选择,只能释放卡鲁洛。卡鲁洛满脸浮肿地回到农村。
 
“我已经打败她了。我让她把钱包拿回来。”他去见公主。
 
他答应和他哥哥一起去,因为他穿着那件旧外套,所以没人能看见他。
 
当公主看到那位勇敢的将军只是一个粗野的农民时,她想知道他一定有什么秘密。
 
她装出恭敬的样子,对他说了很多好话:“卡鲁洛的监禁真的不是我的错,我很快就认识他了,他要我嫁给他。是不是太放肆了?”
 
“但你和卡鲁洛很不一样。你真是个伟人。你一定有一座大宫殿。你不能驻扎所有的军队。
 
“我的宫殿没用。我的军队一听到我的命令,它就冲出去了。当我吹哨子喊“站起来”的时候,军队就在我面前:当我不需要哨子喊“休息”的时候,他们就会被消灭,不会给皇宫带来麻烦。”
 
阿尔塔诺被甜言蜜语迷惑了,不知道地说出了秘密。
 
“长笛真是一件宝物!你想给我看看吗?”公主无礼地问。
 
站在无形的资本承诺上,他推着阿尔塔诺的胳膊,要求他小心,但为时不晚。阿尔塔诺把重要的笛子给了公主。公主一吹笛,宫殿里就挤满了军队。
 
“抓住那个人。”公主命令军队说,“他是一个叛军,一个国家的小偷。”
 
军队只认出吹笛子的主人,立刻抓住了他,可怜他被拖到地底下最低处的监狱。
 
人们对开放资金的无形承诺仍在皇宫里。他到处找钱袋,但找不到。哨子还在公主的手里,许多军队包围着她,守卫着她。他们无法接近公主。公主正在和士兵们交谈,称赞他们的衣服、刀剑等。
 
没有办法承诺设立基金。我想等军队撤退,然后再回到农村。他正要离开宫殿,但不幸的是,他被公主的女仆击中了。女仆心里想,在蓝天和日光下,他没有理由被什么看不见的东西击中。她吃惊地大声喊道。
 
她说:“好吧,别尖叫,我不会伤害你的。如果你能告诉我我哥哥的钱包在哪里,把长笛交给我公主手里,我会给你很多你以前没见过的英镑。”
 
但是女仆非常害怕,她没有听到她答应说的话。她跑向公主,说有个隐形人来暗杀公主。
 
“又来了一件奇怪的事!”公主害怕他,立刻下令关闭城门。
 
后来,基金会承诺要听脚步声,他们跟着脚步声走。基金会承诺避免抓住它,并迅速跳进椅子、桌子或床上。
 
公主厌倦了寻找它,士兵们又把家具翻了个底朝天。当她心烦意乱的时候,公主吹起长笛,解散了士兵,回到她的房间。与此同时,资本的承诺也随之兑现。
 
当时公主还没有真正睡着。当她看到这个时,她跳起来,走到承诺基金的一边,抓起外套。啊!公主看到了资本的可怜的承诺,除了愤怒地握着她的拳头,什么都做不了。
 
他急着要把外套拿回来,但他害怕公主吹笛子时,屋子里满是士兵,他会被关进监狱,他转身走到窗前,但是公主已经吹笛子了,房间里立刻充满了嘈杂声。武器。
 
他答应把窗户拉出来,拼命地跳出来。在赢得三宝的公主得意洋洋的笑声中,他跑到街上。
 
他答应成立一个基金,一路上都很生气。同时,他为自己的命运感到悲痛。他慢慢地走到乡下。他边走边想,边走边走了好几个小时,结果他饿了。
 
在这个时候,有一个没有主人的花园。它有许多绿色的大无花果。他摸了摸眼睛,跑了进去,捡了很多。他觉得很好吃。
 
“第一个月有无花果真的很奇怪,我很幸运,”他说,又吃了几个。
 
他的肚子很饱,脸上有些奇怪。他看到他的鼻子越来越长,像一只胳膊。不一会儿,它几乎被拖到了地上。
 
他想,那可怜的筹款承诺看上去很惊慌,这一定是没有主人拿无花果的罪行。他叹了口气,决定永远住在花园里,因为他觉得这样被人看见是可耻的。
 
过了一会儿,他又饿了。他在花园的另一边发现了许多紫色的小无花果。他想,“也许这没什么害处!”
 
他小心地抬着又长又重又大的鼻子,到那里去捡紫色的小无花果来充饥。但奇怪的是,长鼻子正在逐渐萎缩,就像从前一样。他高兴地跳起来说:“这个无花果太神奇了!”同时,他想,“啊!这真的救了我。我可以出去再见面。”
 
承诺的钱是一个非常机警的人,所以他想到了一个同时得到两个篮子的好方法。他拿起一大筐绿色无花果和一小筐紫色无花果。然后他假装是乡下的丈夫,提着装满绿色无花果的篮子到街上卖。
 
“无花果!无花果待售!”基金会答应去大喊一声。
 
街上的人听见无花果卖了,就都拿出钱来买。基金会承诺,“第一个月的无花果,你想买两件铜器吗?对不起,没有几磅黄金你不能卖。”
 
“卖无花果,好吃的无花果!”钱答应会到公主卧室的窗户边叫喊。
 
“五元,全部卖给你们!”向基金承诺。
 
“全部买下!”公主说。
 
在开放资本的承诺被卖光后,他一个人离开了,忍不住笑了起来。
 
第二天早上,公主和一些女仆患了一种奇怪而严重的疾病。一整天,医生们来来去皇宫,一个接一个地查看医学书籍,并尽最大努力去想正确的药物。
 
不久,一位新医生来要求见公主。这是开场白的伪装。
 
新医生说:“我有一种治疗这种新型疾病的方法。”
 
“那么,请先对待女仆,我可以放心,你会得到对待的。”野蛮的公主说。
 
于是假医生去了女仆的房间看医生。女仆伤心地抽泣着,因为她变得如此奇怪。
 
“我学过治鼻涕的艺术,但首先需要你的感谢。”答应开放资金。
 
“好吧!“我可以给你任何我想要的东西。”女仆说。
 
“不,这些东西不好。你必须把公主偷来的钱包、长笛和外衣作为礼物,但你不能告诉公主。”
 
于是,女仆把长长的鼻子拖到公主的房间里,坐在床边,讲起他的遗憾话。
 
“去那边!去那边!你有房间给我和你的两个长鼻子吗?走开。那个江湖医生治不好你的鼻子。公主说。
 
但是女仆站了很长时间,假装在整理枕头。虽然她到处翻找床上用品,寻找宝藏,但她只偷了一支长笛,因为公主不知疲倦地看着她。
 
他答应接受苗某的电话,说:“这东西可以作为奖励我的礼物。”
 
他把紫无花果做的蛋糕给了女仆,鼻子立刻缩成了原来的形状。他答应让她休息一下。他去了公主的房间,说:“现在,请给公主吃!”
 
“不,不,我必须先放心,然后才能请你就医。刚才我女儿来了,看到她还不太好。请先招待服务员!”
 
侍者受到了款待,立刻回到了原来的鼻子。他高兴地跳起来,绕着医生跳舞。女仆听到跳舞的声音就跳了出来。他们一起跳进公主的房间。
 
当公主看到他们的鼻子被很好地治愈时,她几乎嫉妒得发疯,并大声说:“请也治好我!现在马上治好我。”
 
“好吧,但我必须先得到你的感谢,这样我才能放心,我可以治愈你。”答应开放资金。
 
“啊!随便给你。”
 
“那么,请把你的钱包和外套给我。”
 
“哎呀!你就是那个人。啊,好像我见过你似的。”
 
公主呻吟着说:“不,不,不!”
 
“你不能这么说吗,那么,好吧!”
 
他答应把剩下的药给女佣,让她把药带给新郎,新郎吃了昨天从窗户里扔出来的绿色无花果。然后他拿出长笛吹了起来。军队又出现了,包围了公主。结果公主说:“你好!全力以赴!”
 
然后他把自己的外套和钱包扔给了站在军队后面的金钱承诺。公主立刻对承诺的基金说了好话。
 
“我很钦佩你对待我的方式。我真的比你的兄弟更尊重你。如果你愿意治好我的鼻子,我想你一定认为我配得上你做你的妾。啊!快点!快点治好我!如果没有这个可怕的鼻子,我会是一个美丽的女人。”
 
这样,六英尺长的鼻子永远长在公主的脸上。三兄弟后来离开了这个国家,不知道到哪里去尝试新的冒险。
 

本文关键字:三兄弟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