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恋爱大赏--我不是盆栽啊
本文摘要:之所以突然想聊这个话题,并不是因为我恋爱了。说实话我回国之后整个人都真空了,养了猫之后势态更是急转直下万劫不复,恋爱是不大可能的,但是的确每天都有认识的不认识的人向我咨询恋爱问题。我也是觉得很奇怪,就像你不会去问一个物理考二十九分的人物理
之所以突然想聊这个话题,并不是因为我恋爱了。说实话我回国之后整个人都真空了,养了猫之后势态更是急转直下万劫不复,恋爱是不大可能的,但是的确每天都有认识的不认识的人向我咨询恋爱问题。我也是觉得很奇怪,就像你不会去问一个物理考二十九分的人物理题一样,我就是恋爱中的二十九分,真的不要问我了,我不是不想帮你们,我是真的不知道,我要是知道我也不至于考二十九分对不对。
所以我的私人经历并不是我想谈论这个话题的原因,我突然想要聊一聊当代的恋爱,是因为我最近在听周杰伦怀旧金曲。
听周杰伦怀旧金曲,也不是因为我情感上需要怀旧,而是《不爱我就拉倒》这首单曲的确有点 shock 我,我怀一下旧找回一下正常的世界。
周杰伦怀旧金曲,我的确是挑选《以父之名》《止战之殇》这类歌曲在听,但是架不住洗澡时候满手是水没办法切歌,所以 shuffle 到了很多小情歌。周杰伦的小情歌是最适合青春期小暧昧的歌曲了,最美的不是下雨天/而是与你躲过雨的屋檐,这样的小心思小心动,只有在学校里的朝夕相处能换来。一些欲说还休一些少年心事,甚至连胡诌瞎写的《告白气球》都有点可爱。
不知道现在的风气是什么样,在我上中学的古时候,puppy love (“早恋”这种我国特有的将恋爱污名化的恶臭词汇我就不用了哈)是被学校家长明令禁止的。但是我最自豪的一件事就是在风口浪尖上疯狂谈一些莫名其妙的恋爱,这些莫名其妙的恋爱不仅成为时至今日我关于恋爱的为数不多的美好回忆,而且算是我中学时期去上学的唯一盼头。在我漫长的青春期里怀着一些诡异的、本来完全没必要存在的对家长的内疚战战兢兢的谈了一些恋爱之后,被扔到正常世界的我才明白这件事本应是顺畅而美好的,此时此刻对曾经遭受的精神压迫喊一句“去你妈的”已经晚了,但是这件事真的让我庆幸自己从小叛逆。
现在我想说的是,周杰伦歌里的“就是开不了口让她知道”的小恋爱似乎在现在的社会里很难存活了。畸形的社会氛围让曾经因为孩子谈恋爱要把孩子腿打断的家长们在孩子们大学毕业的那个六月三十号突然摇身一变,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你不结婚你丢了全家的脸我也活得没什么意思了”。而我惊讶的发现,我竟然认识了很多很多从来没谈过恋爱的同龄人。一边是一夜之间变身让你生个孩子光宗耀祖的家长,一边是被工作缠的焦头烂额并且在本应学习如何与异性/喜欢的对象正确的交往的年纪耳朵里充斥着各种荒谬的“恋爱无用论”的年轻人,外加向来缺席并且有被污名化趋势的性教育。好累哦,不爱我就拉倒吧。
前不久我哥试图让我认识他一个单身的朋友,并且怕我产生抵触心理,拼命和我强调这并不是 set-up、这个人和他很聊得来(暗示与我也聊得来)等等。总之就是我完全懂得他的好意,并且十分感动时至今日有人帮我疑似 set-up 的时候竟然卖点还是“和我聊得来”。但是真的,当代人太累了,太忙了(我不忙哈,我只是自闭而已),没有人在工作八小时后还有精力和心情和一个半生不熟的人聊天交代前世今生了。所以我加了那个人的微信后一个月,对话框里还是只有两句,我说,“我是xxx的妹妹”,那边“I‘ve accepted your friend request. Now let's chat!” 微信系统自带这句话真的,显得人很激动。
如果不是电光石火,真的没有力气再讲一次自己的来龙去脉了。再讲一遍自己经历的开心与伤心,再介绍一遍自己身边的好友,再剖析一遍自己的期待与隐秘的梦想,这种说说都累的事情,统统不想再经历一次了。况且到了现在也该明白,所谓电光石火里,只有万分之零点零零一是真的遇到了“另外一个我”,剩下的万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九,都是一些幻觉和误会。
讲完一些虚无缥缈的,我想再讲一些成年后发现的问题。首先是在我作为成年人的恋爱经验里,惊奇的发现中国是没有 date culture 的,两个互有好感的人并没有一段时间可以观察和了解对方。在这个淘宝卖家都要和你千叮咛万嘱咐“先开箱后签收”的年代,谈恋爱这种大事却十分不谨慎。
date 这个概念给人以缓冲期和冷静期,双方都可以在互相接触的过程中多一些了解和体会,也有充足的时间思考这段关系到底应不应该开展,同时两个人都依旧保有选择和放弃的权利。中国式恋爱大多要先确定所有权,然后再开始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而在确定稳定关系后发现问题再分手,很容易被扣上这样那样的帽子,最后落一个“不靠谱”的名声。这种一上来就要求 exclusive 的恋爱方式实在让人不适,有一种小狗尿尿划地盘的幼稚感。而后一系列的道德绑架都常常会让人因为“不想惹麻烦”而得过且过,最后的结果自然是一段质量并不怎么高的关系。我不知道这种模式到底是如何运行且经久不衰的,反正 it doesn't work for me. 
更简单粗暴的问题,就是“婚姻是两个家庭的结合”这个谬论被当做制造麻烦的挡箭牌堂而皇之地撑了起来。婚姻的意义(if it has any)是建立新的家庭结构,是两个独立完整的人脱离原生家庭,建立一个新的家庭。这个新家庭的功能之一本该是治愈和矫正原生家庭带来的伤害的,而不是将原生家庭搅和在一起用道德来绑架与要挟彼此的。
这个恐怖理论的集中体现就在人民公园相亲角。上了年纪的家长风里雨里艳阳里守着几张写了自己孩子信息的纸,上面的信息在我看来都十分无效,户口,房子,年薪,工作。没了。没人在意你对生活的规划,没人在意你周末想要怎么度过,没人在意你想要伴侣何种形式的陪伴。一个个灵魂被具象为存折上的数字,简单粗暴,快捷明了。
家长们没有错,他们接收到的讯息、他们的一辈子的观念就是如此,不得不承认他们的出发点甚至有可能是好的。他们苦行僧一样准时准点出现在那里,是为了给孩子们自己观念里“好的东西”。孩子们更无辜,不管是不是自愿,都被像商品一样陈列,明码标价,先尝后买。恋爱结婚是为了获得幸福,因为社会观念的畸形,人们生生将这件事变成了一件不那么幸福且必须完成的任务。
其实开始想要聊这个时候,我就做好了被打成“大龄剩女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准备。毕竟在我身上,在我国的婚恋语境里,实在有太多标签可以贴了。没车没房没户口,家里没背景对于结婚对象的事业毫无帮助,年纪大,胖,人还犟——我最大的“缺陷”,用我国直男的话来说,就是“管不住”“不听话”“主意太多”。
其实一开始看到我这些一直以来引以为傲、在欧洲婚恋语境里可以等同于“独立”“能力强”“爱思考”的优点一下子变成了需要我好好藏好的巨大缺陷的时候,还是“ewwww”了一小下,而后就不在乎了,fuck it。
在一个男权社会里,男女两个性别绝对都是受害者。这一点很多人不仅意识不到,而且沾沾自喜觉得自己趁着男权社会的东风好好展现了一把自己的“男子气概”。控制欲被两个性别都当成爱的表达,男强女弱的角色扮演也是玩得不亦乐乎。“老公蹲下帮我系鞋带”“老公喂我喝饮料”这种听起来像是丧失了劳动能力顺带精神不正常也丧失了民事行为能力一样的小细节被描写成甜蜜,顺势而来一群“就喜欢他把我当女儿宠”的小女孩毫无知觉自己上了男权社会的当。
作为今生今世只有一个爸爸的我,唯一能接受的 call me daddy 的场景就是 dirty talk,除此之外都要大型呕吐。
犹记得高木直子出书,《一个人住第5年》,《一个人住第9年》,《一个人住的每一天》——直到2016年:《一个人住第几年?》
一旦一个人住这件事持续得足够久,对于“有人和自己一起住”这件事就会由期待变成犹豫变成惧怕。
这是我一个人住的第四年,我的生活已经形成了自己的一套节奏,我的作息有我的规律,我的洁癖也到了每天拎着一瓶消毒水四处狂喷的顶点。对于与人同居这件事的恐惧将会成为我追求 long term relationship 上的一个巨大的绊脚石(虽然现在还没什么可绊的)。我无法想象二十四小时都处在一个有其他人类的环境中,我的生活有自己的平衡,一点点失衡都会让我抓狂暴走。
其实举个最简单的例子,你猫不小心尿到腿上了并且跳床上蹭了一下,和你男朋友不小心尿到马桶外地上,这两件事相比之下永远是第二件更容易让你在心里尖叫。
我猫今天就尿腿上了。我半夜四点起来换床罩床单,一醒来就开始往洗衣机里疯狂加洗衣液消毒水去污粉留香珠来洗床单,追着我猫给它擦腿,往房间里狂喷香水。
其实猫尿到腿上这件事,比男朋友不小心尿马桶外这件事麻烦多了。但是因为对人类行为的不同期待以及对生活被小小打乱的懊恼,第二件事绝对是足以引发离婚的导火索。
一个人独居久了就是会这样自私,要靠对对方十二分的喜欢才甘心付出和容忍。
最后我想说的是,杜老师前几天和我说,人类的问题其实是在爱情上面附着了太多意义,电影和书不断地美化这件事,让人们主流的想法就是为爱情而感动,这就是麻烦的根源。(说到这里还是要给杜老师比心心,不管我什么时候因为什么事情纠结,他的话永远都能让我瞬间解脱。强烈建议把克隆杜老师提上日程,每人配备一个杜老师,早日步入共产主义。)
爱情这件事,美好的部分大多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而能遇到美好爱情的几率远远没有市面上看起来那么大。这不是一件必需品,没有的话也用不着羞愧。至于没有偏要说有的那些人,如果不仅能骗得过别人也能骗得过自己,其实也是好的。人对自己的内心保持真诚与诚实的确需要很大的代价,如果能够糊里糊涂不去细想,日子其实会好过许多。
爱情是美好,和大乐透头奖一样美好。不要妒人有笑人无。中了奖的好好珍惜,不要太露富。没中奖的不要气馁,可以继续购买彩票。当然就此不买了也可以,毕竟广阔天地,好玩的东西根本玩不过来,也不是非要执着在中奖上。

本文关键字:恋爱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