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兽
本文摘要:我们仍旧是双足直立的野兽,只不过如今穿行在钢铁丛林中。科技的发展缩短了人与人的距离,与此同时我们的领地意识却变得前所未有的强烈。空间上的观念被抹消,令人萌生出整片网络都是自己属地的错觉。暴怒的网民如鬣狗般将鼻孔伸进目之所及的每一处巢穴,试
我们仍旧是双足直立的野兽,只不过如今穿行在钢铁丛林中。科技的发展缩短了人与人的距离,与此同时我们的领地意识却变得前所未有的强烈。空间上的观念被抹消,令人萌生出整片网络都是自己属地的错觉。暴怒的网民如鬣狗般将鼻孔伸进目之所及的每一处巢穴,试图嗅出任何一丝使其不满的气息,一旦与之相悖的观点被发现,便会招致一场血腥无比的袭击;令人不适的言论则化作了新种的排泄物被涂抹在每一处评论区用以宣誓主权,保有理智的人敬而远之,失去心神的人便单方面宣布自己的胜利,且整个过程毫无愧疚可言——对他们来讲,这本就是一场发生在自己的领地的、捍卫自己权利的圣战。
社交媒体成为了电子化的菜市口,公开处刑与荡妇羞辱无处不在,精神层面的屠杀时刻都在上演。每发生一桩佚事,好事者便循着血迹蜂拥而来,在狂欢中如蝗虫般将当事人的存在价值啃食殆尽,之后火速奔赴下一个惨剧的现场,继续他们日常的围观。无数女性的私信栏里,匿名男子如同发情的野兽般展示着自己的生殖器,试图进行一种古老的求偶仪式,又在惨遭鄙视后气急败坏,举手投足展现出一种兽化的气息。数十万年的进化,丝毫没有将人类嗜血的基因剔除,与之相反,因为面具的存在,人们再也不屑于掩盖自己的兽行。
选择性的忽视已融进了我们的应激系统,人们高呼着人间的乐园已被筑起,却丝毫听不见耳边的哭号。引燃上古的尸骸,现代文明从火光中诞生;理性、博爱、智慧,我们将其镶嵌进王冠为自己加冕;“自然之长,万物之灵”,蒙起眼睛俯视着自己的伟业,我们宣称族人已被从野兽中分离,然而所谓的向前行进,不过是原地转圈:我们从未走出丛林,我们从未摆脱兽群,我们从未逃离孤岛,踏过数千年的历史,我们已然可以量产伟大,却依旧走不出内心的蛮荒。

本文关键字:

内容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