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是自负
本文摘要:心智健康的聪明人的癌症是自负,但是从理性和逻辑来讲,谦虚又其实是来自道德领域的伪命题。我认为病灶来自于解构能力。聪明人和笨的人区别在于对表象的解构能力,而聪明人和聪明人的区别在于对抽象的解构能力的维差。没有人能确保自己终极的抽象解构能力以
心智健康的聪明人的癌症是自负,但是从理性和逻辑来讲,谦虚又其实是来自道德领域的伪命题。我认为病灶来自于解构能力。聪明人和笨的人区别在于对表象的解构能力,而聪明人和聪明人的区别在于对抽象的解构能力的维差。没有人能确保自己终极的抽象解构能力以及自己距离世间终极规则的相对位置,但是有较高抽象能力的人通常是相互同情的,而不是对和自己不在一个抽象能力程度的人缺乏明确逻辑确认的前置否定,俗称自负。基于这种同情,建模一个大家都认可的方案得以高效实现,然后投射到表象世界的运行中,最终的胜数考验的是这些被共同建立的模型对终极规则的理解的偏差控制,以及作为一个基本聪明人都具备的执行能力。

本文关键字:

相关内容

内容聚焦